不夸张,《邪不压正》这么看就对了!

日期:2019-09-15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上映就看了,想好好写点儿啥,不忍心动笔,因为私心太重了,想找个客观的角度来夸。为此看了三联的专访,看了圆桌派,看了《侠隐》。 《邪不压正》是拘着的,没有“子弹”酣畅淋漓,没有“太阳”飘逸飞扬,没有“鬼子”深刻坦诚。就技术角度来讲,声色光影,都堪称优秀。 节奏感却并不让人舒畅,夹带着太多私人恶趣味的元素,融会了庞杂的历史传奇素材,而姜文呢,还是只讲自己的故事,关于成长和成熟,关于女人和美。 但姜文又说了,就当是自己给儿子的礼物。所以拍得也就没那么飞,起码有完整的故事,看得懂。于是乎,我看到一个想象力飘逸,手中素材巨多的爷们儿,敛着自己的手脚,丢丢捡捡,拼拼凑凑一个完整的故事。他的节奏感被破坏了。时而傲娇地甩出自己审美中的恶趣味(戏剧化的开头,咣咣地磕头,朱元璋的下巴,臀、印章和打针的故事),时而又犹豫着儿子喜欢看的元素(在我看来,结尾的打斗场面太冗长和戏谑),不够纯粹和连贯。 我看到的是一个个精致精彩的片段,一片片闪烁迷离的梦境,但并没有一条把这些碎片串联起来的强劲的线。《侠隐》的主题是家国变迁中,对旧道德的坚持和妥协,《邪不压正》则是一个中年人在咀嚼少年成长中的迷茫和迷恋。而姜文试图用侠隐的背景和人物关系,诉说自己的邪不压正,还废那么多话。太牵强了。 我不同意江郎才尽的说法。对于创作者来说,皆大欢喜的佳作,或者人尽唾弃的渣作,都是作者本人的表达,加起来才构成一个完整的作者。如果他够幸运,能够被上帝握着手,写下一篇属于自己的辉煌篇章,就足够了。

人们好像习惯了看到姜文就想到隐喻,就忍不住往复杂方向去解读。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也知道电影里有很多带隐喻的梗,但这些梗大多跟《复联》《死侍》一样,目的在满足观众爆米花的需求,而对于电影内涵本身,并不重要。

很早就期待给《邪不压正》写影评的我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了。

《邪不压正》在电子科技大学点映后,一学生提问姜文“隐喻”相关内容,被姜文当场回怼“不懂电影”。

从买了首映当天的票兴高采烈地坐在电影院,到一脸懵逼地看完电影,再到晚上思虑再三写下这篇不算影评的影评,《邪不压正》这部电影还是给我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

把爆米花的元素当成电影内涵的主要组成,当然是不懂电影。

和前几天《药神》的好评如潮相比,《邪不压正》的口碑呈现两极的趋势。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如果说文牧野的电影是拍给大众看到,那姜文的电影就只是拍给知音看的;如果说文牧野的电影是要用镜头和语言讲故事,姜文的电影就是用故事来展示镜头和语言;如果说文牧野的电影是隐忍的收敛,姜文的电影则是肆意的放纵。

简单点讲,姜文每次的电影都大不一样,所以看之前不要想着再看一部《让子弹飞》,也不用想着再看到一部《鬼子来了》,否则就很可能会失望。

《邪不压正》依然是一部很“姜文”的电影,在全片占三分之二比重的激昂的古典交响乐、快速而凌厉的剪辑、剑走偏锋的镜头角度…这些可能让初次看姜文电影的人很难适应。而被这些“姜文外放式特征”包裹的,其实也是一个很姜文的故事。

不带有期望去观影,或许是吃姜文这盘“饺子”的最好心态。

影片讲述了背负灭门深仇的李天然从美国归来,最终手刃仇人的故事。但比起一句话就能概括出来的剧情,姜文在影片中塑造的人物和运用的镜头语言,以万字的文章也未必能够说清楚。整部影片就像姜文下的一盘棋——你能看到棋面上的厮杀、能看到最后的输赢,但看不到他下这盘棋时的运筹帷幄。

这也是姜文能带给人惊喜的原因。什么他妈的是获得惊喜该有的心态?这他妈的才是!

《邪不压正》全篇充斥了讽刺和荒诞的元素。影片中乍一看有两类人,以朱潜龙、山本一郎为代表的“邪”和以李天然、关巧红为代表的“正”。但这却是一个单纯的正邪两立的故事:游走在正邪之间的蓝青峰,挣扎在邪恶泥潭中却依然天真的唐凤仪,被蒙蔽已久认“邪”为“正”的百姓,姜文想表达的,绝不仅仅是“邪不压正”。举个例子,身为警察局副局长的朱潜龙处理暴乱反动的民众时,将他们分成三类:日本人——送回领事馆自行解决、韩国人——押送回警察局、中国人——蒙上头套就地射杀。这三种不同的对待方式不是最可笑的,最可笑的是在朱潜龙当众射杀那些蒙着头套的中国人时,不明真相的围观百姓纷纷叫好。又比如说,松本一朗开了课堂解说《论语》和李天然给唐凤仪论述打针和爱情的关系时,简直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种不合时宜的荒诞感,贯穿了整部影片。

然而很多观众错就错在了这里,看完后对电影失望透顶,确信姜文这次的故事已经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没什么曲折,更没什么好解读的。

贯穿全片的还有一种端着的“仪式感”,从最开头李天然和师姐还有杀人凶手朱潜龙在为师傅祝寿时掷地有声的磕头就可以体现。这让我想起了徐浩峰导演的《师父》。但不同的地方是,师父讲述的是一个关于侠风的故事,讲究招式的内蕴,端着的是气节;而原名《侠隐》的《邪不压正》却是讲一个相对外化的故事,端着却让人摸不透他的人物动机了。

其实,这次电影故事上的可解读性仅次于《太阳照常升起》,约等于《阳光灿烂的日子》。

影片的另一大特点是超出预想的留白,这也符合姜文的一贯风格。但这也很直接地导致了剧情的不完整和人物线索的缺失,以至于很多人看电影的时候一头雾水——蓝青峰为什么要花二十年下这么大一盘棋除去两个并没有那么难除掉的人?他真正的势力和身份是什么?关巧红为什么要帮助李天然,她的仇人是谁?唐凤仪最后为什么要从城墙上跳下去?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个故事。

显然,这些理由和线索并不是不存在,只是被姜文从这部电影中略去了。

但我知道,这部电影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或者说“观赏体验”。怎么说呢,当李天然被注射鸦片之后,我觉得我正如飘飘欲仙的李天然一般,在姜文的镜头语言下,醉了,美了,心悠闲地晃着且飘着。

我们都太习惯在一部电影中看到一个完整的故事了,太习惯不经思考地接受导演给我们的一切。姜文只想呈现给我们冰山的八分之一,剩下的八分之七却要靠观众自己理解。电影中蓝青峰对李天然说:“爸爸下了一盘二十年的大棋,突然就穷途末路了”。而李天然的仇恨源自十五年前,电影的开场也在十五年前。这相差的五年,电影中并未交代,蓝青峰显然不可能预料到五年后的事情,那么李天然师父一家的灭门,又是否与他有关系?很显然,《邪不压正》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它只是姜文在一个故事中截取的一个片段而已。

鸦片这个节点很重要。

从这个角度来看,影片的主角虽然是李天然,故事的主角却很可能是蓝青峰了。他在全篇充当了李天然的类似教父的角色,而他最后对李天然说“我不是你爸爸了,你该去寻找自己的儿子”,是否预示着李天然将是下一个教父?

明白这个节点的重要性后,你就能觉察到姜文正慢慢找回最初的自己,在自己与观众之间摸索那个平衡点。

《邪不压正》是姜文“北洋三部曲”里的第三部,前两部分别是《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从《让子弹飞》到《邪不压正》历经八年的时间,这八年华语电影市场的发展和观众喜好再明显不过了,目前大热的《药神》便是很好的例子。然而,姜文并没有为了迎合观众和稳固票房而放弃他想表达的东西。已经55岁的他,依旧像个固执的孩子。但是从《让子弹飞》到《邪不压正》,我们也能够看出姜文在小心地试探,企图在商业性、娱乐性和自我风格之间寻找平衡点。

因为《邪不压正》是他最类似自己处女座的一部片子。

我记得《让子弹飞》里姜文饰演的张麻子说过这样一句话:“咱能不能站着把钱挣了。”我想这就是姜文一直想干的事。

当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故事简单纯粹,情节琐碎真实,画面柔美梦幻,人物表现得时而冷静、时而又像活在梦中。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只阿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邪不压正》都具备以上的特点。

但目前来看,《邪不压正》的口碑远远比不上《阳光灿烂的日子》,倘若它真的很好,能爱上《阳光》的观众也不至于对《邪不压正》的好毫无察觉吧?

毕竟《阳光灿烂的日子》这故事也算不上很有趣,拍得不就是青春期嘛。

但它拍得真的美,即真实,又动人。就连不太故事的故事也拿捏得刚刚好。

这回改拍《邪不压正》,姜文太想讲一个故事了,或者说“太想让大众觉得这是一个故事了”。商业片的定位,他不得不如此考虑,要票房呗,大众喜欢故事,他起码得拿出点大众喜欢的样子嘛。

所以整部电影从开头开始,乍一看像很剧情很转折的片子,实际上导演的重心还是不情愿放在剧情转折上面,而是忍不住想拍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样高端艺术性的电影。

我甚至猜想姜文在拍这部电影时多么得自我矛盾与纠结。

单论影片中姜文初心般真心想表达的文艺内容,绝对是一流的水平。哪怕再重复一遍规整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影也可以很牛逼。

可亏就亏在了题材上。这一次的题材故事虽然同样纯粹,但不够家常、平庸,灭门、复仇、大势力,这些都是商业片的元素。

用极商业的题材,既想拍一部《让子弹飞》一样剧情曲折的商业片,又想拍一部《阳光灿烂的日子》般高端文艺片——站着挣钱真得太难了。

这个难度绝对不亚于戴着脚铐跳舞的《药神》。《邪不压正》带的商业片脚镣其实比政治脚镣更繁重。

再从微观层面上品味一下这部电影之前,有一个重大推测能够很好的消除观众观影时的不适——关巧红其实是故事中不存在的人物。

故事的主体背景发生在卢沟桥事变的1937年,此时的关巧红从角色形象上看,年龄最多30出头,从原著的真实历史看,也就32岁。

但关巧红有个标志性的特点,缠足小脚,女人缠足一般从四五岁开始,成年骨骼定型后小脚才成型。

中国女人1911年辛亥革命后就不缠足了,1911年的关巧红最多也就6岁,缠足不过两年,两年内小脚不可能成型。

那么1937年32岁的关巧红为何还是小脚?

答案只有一个:关巧红是李天然幻想出的人物。

片中刚被注射完鸦片的李天然是什么样子?神魂颠倒。

关巧红是李天然刚“吸毒”完遇见的人,巧吗?突兀吗?一点都不,正因他吸了毒,所以会“遇见”她。

图片 2

你看关巧红刚出现的场景,美得超出现实。

图片 3

再看剧照中的关巧红,斑斓得如同梦幻。

所以有了后来“屋顶骑自行车、天上掉钱”的荒唐情节。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种猜测不对,姜文不是这个意思。

图片 4

但是7月15号姜文电影官微发出了一条微博,仿佛自己解读了一下自己的电影。

“成长一旦开始,就是拦不住的事儿”,说的就是李天然。

就算你不承认关巧红的不存在也好,关巧红始终是李天然成长中的一部分。

关巧红角色设定的主要作用在于展现李天然复仇过程中的心路成长历程。

在这种设定下,整部片子就顺滑了很多,很多影片中让人们感到突兀懵圈的东西都会迎刃而解——

图片 5

为什么剧末时李天然向关巧红告白,得到的却是关巧红的离开?

因为此时的李天然已经把根本一郎和朱潜龙杀死,成功复仇。他在复仇的过程中,经历过狂妄、自卑、犹豫、逃避,但终究在心中幻想出的关巧红的陪伴下跨过一道道心里上的拦路虎,勇敢地完成了复仇的初心。

关巧红由李天然复仇过程中怯懦彷徨的心而生,当他勇敢起来成功复仇后,关巧红也就随即消失了,即使长大的李天然再感激“她”,再爱“她”,那个曾在心中给他指路的人也不需要再存在了。

就像剧照上的字一样,“相爱无痕迹”。每个人最爱的人都是那个正面的自己。

图片 6

姜文在电影上映前对高晓松说过,“我儿子大了,我想拍一部他也喜欢的电影。”

他是要把这电影拍给晚辈看,拍给像他儿子一样正在成长的、也拍给已经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看。

《邪不压正》的内涵主题是什么?我想你应该能猜到我的答案了,是成长。

高晓松评价的“去了不少腥气,多了些宽容与顽皮”是什么意思?不正是说出了《邪不压正》对年轻人成长的孤单与艰难的理解么。

李天然的成长轨迹就是整部片子的主线,摸到了这条主轴,你就算看懂这部电影了。

看懂它,其实没那么复杂。抛开主旨找带梗的隐喻,图个乐可以,但想靠它们看懂电影,纯属南辕北辙,干的是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儿。

《邪不压正》致敬了很多经典,包括开头致敬了《沉默的羔羊》,师傅的被杀致敬了昆汀的暴力美学,塔楼里撞钟的李天然更是致敬的《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情节。

但最牛逼的,莫过于姜文把自己也致敬了!

图片 7

先看一组拼图,上面两个脸上黑黝黝的人像不像亲兄弟?

图片 8

再看片尾时,李天然穿上了关巧红做的一件白色长袍,站在屋顶远远地眺望,大声呼喊巧红的名字,但巧红已然消失不见。

相似的一幕,也曾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和《太阳照常升起》中出现,主人公都曾在片中站在屋顶上呼喊眺望。

图片 9

所以我前面说到,《邪不压正》是姜文最类似自己处女座的一部片子。

上房时的人会是什么心情?呼喊着过去、展望未来,往事似乎也都随了风。两个字概括起来,这叫浪漫。

《邪不压正》拍得浪漫吗?

浪漫,很浪漫。所以看的时候像是磕了药一样,沉醉于其中的感觉。

说到感觉,就要讲究一下电影中的镜头语言。

要还原一个姜文心中最好的北平,电影中有很多全景、小全景、俯视、跟拍、移动拍摄、上升摄像,通过不同镜头语言的运用,姜文尽可能丰富地传达出自己心中的北京原貌。

你说这样拍出的电影能不美吗?有铁树银钩的北平大街,有静谧陈旧的青石板路,有连片成天的小巷绿瓦,有……

图片 10

图片 11

每次拍摄这种庄严的碉楼时,姜文都采取了这一固定的角度,当拍摄另一些建筑物时则采取了其它相应的拍摄视角。

不同的拍摄视角反而给了观众同样的亲切感。仔细揣摩会发现,影片的拍摄角度都是把摄影机当成日常行为人来处理,比如上面碉楼的镜头就是正常人从地面看过去的视角,再比如拍摄连片的北京四合院屋顶时,则多是轻微的俯视镜头来拍摄,日常生活中的人也只能从屋顶上看到周边或远处成片的屋顶,与镜头角度相同。

这是《邪不压正》艺术手法上的接地气,老北京的画面也因为如此“以人为本”的处理变得亲切又自然,不像故事情节那么干涩空洞。

“通过电影再现最真实的北平”,说实话,姜文做到了。

之前写《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候,我对电影的内核“真善美”进行过阐述,真实、善良、美丽,三者有着递进的关系。

《邪不压正》中镜头语言的运用给观众呈现了最大的真实感。电影在拍人物的时候,大量地运用到了平视的拍摄角度,这一角度不会带来仰视的崇敬感,也不会带了俯视的观望感,而是平等而立的交流。

图片 12

观众在平视地看到上图合照的朱潜龙时,能真实地体会到他称王称帝的野心;看到上图的关李两人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内心的纠结复杂……

但是片中仍有少量关于人物的仰视与俯视镜头。

图片 13

这个微微仰视的镜头是李天然早年在美国接受训练的,夹带着黄昏的暮色,这个仰角让坚韧的李天然多了分崇高感。

图片 14

这个角度是李天然最初找关小红的,镜头下的李天然要仰望着关小红,也要仰望着观众,此时的他倒像一个被观望的猴子,更是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孩子。

图片 15

这个角度是在李天然只身探险养父被绑之后的,此时的他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的勇气,在晚霞的照耀下,像了那么点令人尊敬男人。

图片 16

电影的最后镜头角度,则更是经典,除了致敬姜文自己,也即准确地呼应了“成长”的主题。

一袭白衣,漫天晴空……

如此的技术解读,还可以写好长好长,但对于这部姜文作品,揭露出关巧红由来,讲明白“成长”的主题就已经足矣。

《我不是药神》以后可以有三部、四部、五部……

但姜文永远只有一个。

发表于公众号:凡人的影像声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张在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夸张,《邪不压正》这么看就对了!

关键词:

老天,我真希望没看过这部电影

今年看过最无语的电影,让我从头笑到尾,搞不明白,这样SB的剧本怎么也能拍,音乐无语,公主更让我无语,哈哈,...

详细>>

市长大人马文彬——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观后

没有人真的关心李雪莲的事,也没有人关心李雪莲这个人。从庭长到市长,从查车民警到果园承包人,每个人都关注自...

详细>>

Excerpts of <Letters From Your Life>

I've got this little thing that I've learned to do lately.   When it gets so bad...                   and I think I can't go on...   ...

详细>>

等风来,中上等

开门见山,看过 等风来,首先认可这部片子,起码值了票价不是! 云顶娱乐app官网,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看了这部片...

详细>>